私藏共享單車事件頻發 共享變“私享”小心觸法網
本文摘要:作為依托互聯網+發展起來的新型出行方式,共享單車進入中國人的生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出行最後一公裡難題得到緩解的同時,人為損壞、私藏、上鎖等惡劣行徑也讓人不勝其煩。 共享變私享 小心觸法網 本報記者 彭訓文 私占必被罰 近日,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人

  作為依托“互聯網+”發展起來的新型出行方式,共享單車進入中國人的生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出行“最後一公裡”難題得到緩解的同時,人為損壞、私藏、上鎖等惡劣行徑也讓人不勝其煩。

  共享變“私享” 小心觸法網

  本報記者 彭訓文

  私占必被罰

  近日,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以盜竊罪判處該市一市民有期徒刑6個月,并處罰金3000元,罪名是該市民用鋸鎖方式企圖将兩輛共享單車據為己有。這是廣東省首例判處實刑的共享單車盜竊案。

  當地法院經審理查明,今年1月25日,被告人韋某國私自将兩輛摩拜共享單車推到其上班的工廠倉庫内,用工廠手模機将車鎖鋸掉,然後将其藏匿在一個發電機房内據為己有。韋某國鋸切車鎖時,恰巧被路過的群衆發現并拍攝視頻傳到了互聯網上。

  摩拜單車官方接到爆料後,其運維人員通過網上視頻查出了單車編号,并通過全球定位系統查到了兩輛被盜自行車最後的騎行記錄及其具體位置,随即向公安機關報警。當地民警迅速趕到現場,将韋某國抓獲。經鑒定,兩輛被盜摩拜共享單車價值4760元。當地法院認為,被告人韋某國的行為已構成盜竊罪,鑒于被告人自願認罪認罰,遂對其從輕處罰。

  這一案件再次讓公衆視線聚焦到了共享單車私占、破壞上來。事實上,因破壞共享單車或占為己有而獲刑的案例已經出現多起。兩年來,上海地方法院先後宣判過将共享單車車鎖鋸斷并私占的案件,今天新聞,相關嫌犯被處以拘役和罰金。

  全球染“通病”

  這樣的案例也不單單出現在國内。随着共享單車走向國外,一些國外用戶也曾因破壞、私藏單車而被警方抓捕。據英國《曼徹斯特晚報》報道,共享單車剛進入曼徹斯特的頭10天裡,偷盜和故意毀壞單車的案件近20起。其中,破壞共享單車車鎖、自己上私鎖把單車私藏家中等行為占大多數。同樣的案件也出現在共享單車快速增長的新加坡,相關嫌犯或被判刑或被處以高額罰款。

  廣東省首例判處實刑的盜竊共享單車案宣判意義重大。有專家認為,這一案例為海内外保護共享單車企業合法權益提供了一個有益的借鑒。當共享單車進入公共生活後,一些人的“私享”行為不僅事關道德,更事關法律“紅線”。

  法律界人士表示,共享單車本質上是一種依托互聯網系統進行的自行車分時租賃服務,因此任何其所有者以外的人如果将其“私占”都涉嫌違反《物權法》,情節嚴重者還涉嫌觸犯刑法。

  破壞單車二維碼、車鎖,上私鎖等被認為是性質較為惡劣的行為。因為這使得單車脫離了監管,排除了其他用戶使用的可能,很容易被認定為盜竊行為。依照刑法規定,構成犯罪的,可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并處罰金;尚不夠刑事處罰的,由公安機關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

  公衆需自律

  私占共享單車形式很多,比如上私鎖、換形狀相仿的私鎖、藏匿、鋸鎖、破壞二維碼、破壞定位裝置等等。形式不同,是否影響定罪呢?

  律師表示,不管以什麼方式,新聞資訊,隻要構成了私占共享單車的事實,除了需要向單車提供方承擔民事責任,還可能涉嫌違法乃至犯罪。比如,私藏私用在特定情形下涉嫌盜竊,破壞單車則涉嫌故意毀壞财物,有可能被行政處罰,甚至追究刑事責任。

  還有一些公衆容易忽視的情況也可能涉嫌違法。例如,一家共享單車企業倒閉,押金無法退換,用戶是否可以推一輛單車回家抵債?答案是否定的。重慶坤源衡泰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桢認為,債務清償有法律規定的程序,企業所欠債務需按比例進行清償。用戶私自用單車抵債并不可取。

  部分摩托車、擺渡車從業者因共享單車興起而收益減少,遂通過塗刮二維碼或藏匿單車等方式,妨礙用戶正常使用。王桢認為,這種案例雖然不是典型的“私占”共享單車行為,但隻要在數額或者情節上達到法律标準,就可能觸犯刑法的故意毀壞财物罪或者尋釁滋事罪。

  專家呼籲,共享單車領域不應成為違法犯罪的集中地。共享經濟的健康發展需要公衆加強自律,共同維護。

月點擊排行